滑跪中的力量


朴树 – Foever Young

  人生路走下去,忽高忽低。人可能无法控制感性,喜欢就是喜欢,想哭就是想哭。
  但是要走,就要明白为啥走。不然经常性地会恍惚,我为什么活着?

  一致性,可能是一个给予力量的源泉。

  我觉得框架、方法论和价值观就像真理一样,是弯曲的。所以我就要明白自己很有可能是错的,既然如此想,就要一致地去对待每个人、事、物。”三人行,必有我师”也好,”变换立场”也好,谁也不比扫地僧更弱小,同时谁也不比我文盲的姥姥更博学。

  题目难,可以选择做或者放弃。关于找生命的意义如此,好好生活亦如是。
  花里胡哨的爱恨情仇,平铺直叙地创造,都是手段。可人不应该是手段啊,我一直都觉得人才是目的。每个人和世界的关系都是”鸡和蛋”,你无法分清到底是世界孕育了你,还是你做梦构建了世界。
  同时,其他的人也不仅仅是你世界里的NPC,他们都和我一样,有血肉,有精骨。
  所以一个简单的逻辑,”我和世界”平等的地位与”我和其他人”一样的等式,可以推导出每个人都是世界,这是一场大型多人在线游戏,每个人与每个人的互动,创造了剧情。

  你看,追求逻辑的一致性能够给人以谦逊。

  人与人的关系,不太容易解耦。但人也不是超人,”没有神的光环,你我生而平凡”。
  人有乐观、悲观,有积极、消极。这些都是特性,所以要明白我开心的时候,别人可能正在遭受苦难。而我苦难的时候,朋友家人可能也没那么顺利。
  每个人都有春夏秋冬,”冬天到了,春天还会远吗”?
  19年这个秋天,这个十一月份,这一周,我在失业的边缘,经历了父母的离异、女朋友的离开、姥姥离世的倒计时。
  这难吗?未必。
  难过吗?是的。

  可是”生死有命,聚散有时”。
  我所追寻的,不过是世界的实相。追求实相,要冷静的观察、理解,然后才可能可以懂得和接受。
  单单去徒增”对他人的痛苦的想象力”,是不能获得对痛苦的免疫的。世界的实相之一——死是常态。所以木心先生说”活着,时时要有死的恳切”。所以每个人都有恐惧,或怕死,或怕受伤,或怕黑暗。人应当理解他者对于世界的排斥和不接受。

  这是一致性带来的包容。

  近期读克里希那穆提先生(Krishnamurti)的演讲实录书籍,对于如何做到一致有了一些体悟。
  总是觉得自己喜欢沟通,善于沟通,不过是因为自己擅长输出。花言巧语,不喜木讷。可是我并不会”听”。既然想要被理解,想要别人用心去听我的话,那么反过来我是不是也至少应该做到我要求他者的”听”呢。一定是的。
  K先生讲听其实很简单,你只需要安静下来,把所有的注意力放在声音上,听一个词,一句话,然后,想一想这个词和这句话之间的关系。于是你就可以很简单的,分辨它的意思,听出他的真心。

  前几天有一个好朋友,给我打电话说工作遇到一些不顺。
  说来也奇怪,我没有美满的家庭和恋情,可是一些朋友会向我征求亲子关系和恋爱的意见;我没有工作,却有人会来咨询我职场的看法。
  他说他觉得缺少成就感,缺少空间。我说那我们就为机遇的到来做准备嘛。
  他说我也没有那么好高骛远,我就想要钱。我问他既然之前在投行实习那么久,那你找工作的时候,试过投行吗?他说没有。
  人是很难,对自己进行诘问的。
  ”你是想要这个吗?你愿意为这个付出什么呢?”

  那么Demo,你想要加油活下去吗?

想。不值得牺牲的,那叫浪费。

2019.11.17


“我不打算都叙述一遍,因为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在这种不涉及生老病死这类普遍共情话题的个体奋斗历程里,我不是一个令人振奋的个案。囿于年龄,经历,性别,和个体感知的敏锐程度的差异,一个人吞刀饮碳的痛苦,对另一个人可能连下酒佐餐的谈资都够不上。”

而在我出生的年份,木心先生的文学课讲完了,结课时他说”1994年,我愿大家都有好的转变”。
那一年魔岩三杰在红勘开演唱会,唱”是谁出的题真么的难,到处全都是正确答案”。
那一年曼德拉宣誓就职,中国工程院产生第一批院士。
那一年新加坡对美国16岁青年处以鞭刑,也是那一年万维网协会创立,三峡大坝动工。

世界是波动的,如何建立历史观、世界观呢,我应该得去看,去听。

1994年卢旺达内战结束,统计了民族主义衍生出的50万人的屠杀。
这样的世界,或已有改观。

生活的玩家


  游戏设计有三种思路,play to win, pay to win, 和建设创造活下去。
前段时间把好久不玩的皇室战争下载回来玩的不亦乐乎。皇室战争是卡牌策略游戏,战场小小方方,每张卡牌代表一支部队,部署每张卡要花费每秒积攒的魔法水,而魔法水一样。
  就看你如何部署,是敌进我退,还是敌退我追。当然还有卡牌的等级之分,累积卡牌要花时间,或是钱。
  而再往前几年,每个一两年我会把冒险岛下载回来玩上一周然后又卸载掉。

  玩游戏是一个探索的过程,喜欢探索游戏的人可能不太笨。大概是因为玩一个未曾接触的游戏是一种摒弃所有经验,从零学习的过程。
  记得朋友准备咨询面试,我准备材料的时候有过这样的要求标准“要快速地理解一个你不熟悉的行业和规律”。看来求职和玩游戏区别也不是很大。

  有的人玩的认真,努力迅速理解,找到更好的策略玩的不错;有的人组织自己的卡牌,只打固定的策略,碰到某些对手无能为力,碰到特定类型的对手时,效果拔群。
  有的人愿意花钱买时间,快速升级。也有人没那么厚实的家底,只买最重要的东西,培训班、证书、名校学历不一而足。

  生活有像游戏一样的部分,毕竟求职也是每个人生活中大大小小的挑战之一。
  怎么玩这个游戏,做一名什么样的玩家呢?

  首当其中想起去年的电影「头号玩家」。为了找到彩蛋,需要玩很多游戏,规则很多时候是并未提前声明的。找到彩蛋是这个未来世界的最主要生活之一。
  男主人公努力玩着去达成目标,反派们也努力花钱完成目标。这其中有勇气、狡诈,也有策略和智慧。
  也有人不玩。

  生活有点广袤,比如wikiHow里分类比较随意,实则包罗万象,有「关系」,有「园艺」,还有「健康」、「旅游」和「宠物」。当然也有「工作世界」和「艺术」。
  生活和「头号玩家」最大的不同,可能是电影里着重描述了“找彩蛋”进而赢得大奖的这一个目标。而生活里,有海阔天空还有春夏秋冬。

  有人玩“跑跑卡丁车”,F1方程式,韩寒去玩拉力赛;有人玩“城市:天际线”,城市规划,建筑设计,从外滩到西岸;有人玩“皇室战争”,成吉思汗弯弓射大雕,罗马帝国南征北战,等等等等。
  还有人玩音乐,玩文学,玩画,玩电影。

  

  我们家何勇大宝贝,想要玩音乐,可是背了太多包袱。显得不如新裤子自得,也不如德彪西狂放。
  也喜欢同样玩音乐的赵子健,他背负的比何勇少多了,火了也只说“终于觉得或者能看玩乐队的意义了”。他的乐句和词曲总给人明天有光亮的感觉。
  当然,朴树说

「从没有人能赢这游戏 baby
也没有人曾输掉他的生命」

  你在这场游戏里吗,哪一种玩家呢。

希望我们都可以玩一场24小时不打烊的摇滚聚会

温柔地走进那良夜

  狄兰托马斯,在20世纪中期,年仅37岁时,写下这首「不要温和的走进那良夜」。
  两年后,托马斯过世了。
  追求生,或是追求死,从来都没有对错之分。
  当生命所处的环境,很适宜的时候,生命会追求自我复制;可若是生命所处的环境,很恶劣的时候,生命会追求不朽。
  但是否适宜,对于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度。

   「 不失其所者久,死而不亡者寿。 」
  诚然激情不该寻找理由,不然就变成了执念。但对于生活的热爱,生之响往,不该止步于每一个死亡。
  一己愚见。

  前两天终于后知后觉的看完了 「 阿丽塔:战斗天使 」 。在赛博朋克的年代里,人类好像也有两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贯彻,爱恨和比较。所以,温柔地走入那良夜吧。明天会更好。

  杨永信和豫章书院,很难说最开始,出发点就是为了摧残生命。更何况,骗子要比绝大部分善良的人更努力。里面有许许多多的系统性问题。
  但在这件事情中,我们看到了子沐。她温柔地,作为志愿者,帮助这些受伤的孩子们。她的温柔被别人当成了软柿子,去捏、去踩。最后她受伤了。
  然后我们看到了温柔。温柔他决绝的理出证据链条,研究法律法规,提出他的主张,寻求法律的途径。现在他说,我们相信我们已经有足够的证据,将这些人绳之以法。

  人是有爱的,有许多朋友热爱自然,很多朋友喜欢猫。喜欢自己的孩子,喜欢自己认养的崽儿。喜欢自己的爷爷奶奶,外公外婆,爱自己的父母。爱自己的伴侣,也爱自己的朋友。爱的力量是很大的。

  恨的力量也一样。人可以被憎恨蒙住双眼,走向毁灭。有爱有恨,才是人。

  我觉得这才是,机器不可替代的,因为爱和恨,很多时候是没有逻辑和理由的,是很感性的。
  所以,温柔地走进那良夜吧,轻轻地,做一场,关于美丽的明天的梦。

  知人者智,自知者明。搞搞清楚自己爱什么恨什么。为什么爱?为什么恨?即便,打破砂锅和脑袋,也想不清楚理由。但你终归还是可以,勇敢的承认自己的错误。
  幽灵公主里,族里的奶奶对阿西达卡说,去西方世界吧,用你澄净的双眼,看世界的真相。他不一定会给你答案,或许会用更大的,你从未想到过的问题,对你提问。

  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可是前不意味着钱,前也不意味着是向上。
  在网上看到一句名言,说「我走在命运为我规定的道路上,虽然我并不愿意走在这条路上,但我除了满腔悲愤地走在这条路上,别无选择」。
  这条向前的路,时而坎坷,时而辛苦,时而摇摇欲坠,时而充满险阻。
  可是路边的野花,他多么可爱,清晨的朝露,多么剔透。秋天了,树叶变得五彩斑斓。待到冬天,又是银装素裹,可以滑雪。但明年春天,又有几个朋友,可能回国。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

  所以温柔地走进那良夜吧,明天。

这个世界会好(吗)

推荐单曲:刺猬乐队在乐夏改变的《我不是药神》的歌曲《只要平凡》

柴可夫斯基 – 六月船歌

这个世界有可能是错的。

传说布鲁诺坚持日心说被处火刑的时候小声比比“我是对的”;是错的
小学教科书说布鲁诺被烧死是因为主张哥白尼的理论;是错的

火箭队是坏人;是错的
小智是好人;也不一定对

不懂装懂、双重标准;是错的
虚怀若谷、自律如意,人不一定真正做得到

  哥白尼没有拿学位,不过也是一名经济学家,他最早提出了“劣币驱逐良币”的理论前身。

  世界上是没有对错的,你说暗物质要湮灭,可是那是这种物质、能量的使命。使命可以理解为庵野秀明在EVA里描绘的使徒的任务。而这种湮灭可以理解为股票价格的均值回归。

  但是对于个体不同,个体可以追求对错。

  大概是因为个体的内存有限,无法将世界分类讨论,所以奥卡姆剃刀一切,牛顿说要把类似的现象用同一原因归纳。

小声比比:他们可能错了

  所以我喜欢拉普拉斯,着迷于他的“妖言”。

  可能,我一直认为我和世界谁先谁后要等盖棺定论,而我和我见的着、摸得到、交流过的生命一样重要。所以我坚信“这条小鱼在乎”的寓言。

  所以每当有人说“做个平滑”、“把扰动项去掉”这样的话,我就有点无所适从。

   郭嵩焘先生,在慈禧的谆谆劝导下出使英法,在总理衙门的要求下记录见闻。说出事实的人,被不想听到事实的人极力打压。

屡见不鲜

这个世界有可能是错的吧

   朝华出版社在出版《使西纪程》的系列丛书中写了如下的序言:“从一八四零开始,中国被列强的坚船利炮打开国门,无数有担当的思想者苦苦求索变革之路。从魏源的‘师夷长技以制夷’到梁启超的‘变者天下之公理’,这些思想家逐渐明白想要国富民强,只有提高民众的独立思考和批判性思维。遂开始了长达百年的国民教育运动。”

   这是我们自己,但去看世界才会有世界观,所以去遥望世界。

   下有令人不适的血腥图片

这个世界会好吗?

  这是一个用以诡辩的题目,因为世界的好坏,只有你自己说了算。

  我们可以选择看到好的、不好的,心中希望善的、没那么善的,行为上做一些得体的、没那么不得体的。

朋友发照片,说这是年度最勇敢女孩。港中文博士、复旦环境工程硕士,江苏女孩。
这就很有能量

彭磊孩子都这么大了,还在努力的跳起来秀他的新裤子,这也很酷。
朴树说我要回家睡觉了,但你们唱得不错,加油,坚持住。

你看,我们都还好好活着,这本就说明世界没那么糟

关于《使西纪程》

  文/甚之

  140年前,郭嵩焘出使英国时写了一本日记《使西纪程》,少量印发给当朝官员阅读后遭遇众人口诛笔伐,朝廷将其书毁版,禁其流传。12月9日,一位汨罗的收藏界人士向人们展示了他收藏的《使西纪程》,这使得人们对《使西纪程》遭遇毁版的原因有了新的兴趣。

  清朝长期闭关锁国,在国门被迫打开一段时间之后,因英国驻华使馆翻译马嘉理在云南被杀,迫于英方压力,朝廷才不得不考虑派大员赴英“谢罪通好”,遂有命湖南长沙府湘阴人郭嵩焘为出使英国钦差大臣之举。以“洋务精透”、思想超群、敢于直言著称的郭嵩焘,为进一步“通察洋情”、探究西学和西洋政教,以望六之年、抱病之躯,毅然就道。这就是郭嵩焘的出使。

  朝廷在决定向西方派遣驻外大使的同时还规定:应将所交涉的事件、各国风土人情,加以详细记载,及时向朝廷报告,以便能够洞悉各国情况,不致办理外交时毫无把握。朝廷的这一规定正合郭嵩焘将西方富强之道介绍给国人,以使国人从“天朝上国”、视西方文明为异端的迷梦中惊醒的心意。自 1876年12月2日在上海虹口登上英国邮轮启程的那天开始,郭嵩焘就每天坚持写日记。到了伦敦后,他将从上海到伦敦途中这几十天2万多字的极为详细的日记稍加整理润色,定名为《使西纪程》,抄寄一份给总理衙门。大概至迟在1877年的农历三月份,《使西纪程》一书便由同文馆刻印出版了。

  李鸿章得以先睹为快,并大加称赞道:“议论事实,多未经人道及者,如置身红海、欧洲间,一拓眼界也”;“崇论闳议,洵足启发愚蒙”。但很可惜,能如李鸿章一样欣赏的人少之又少,相反,思想守旧的士大夫义愤填膺,对之口诛笔伐。时人说此书一出,“凡有血气者,无不切齿”。总理衙门大臣大学士李鸿藻阅后,“大为不平,逢人诋毁”。湖南的著名学者王闿运在读了之后说,“殆已中洋毒,无可采者”。有“越中俊才”之称的学者,同时也是郭嵩焘的朋友李慈铭读后,更是痛斥郭嵩焘不该对外国“极意夸饰”,说西方国家“法度严明,仁义兼至,富强未艾,寰海归心”之类的话是没肺没肝,刻印此书的人是居心不良。

  在一片谩骂声中,用心之毒与出手之辣的,当属翰林院编修何金寿。何氏上了一份奏折,进行了十分严厉的参劾。他首先指责郭嵩焘在书中一再侈言俄、英诸国富强,是为了取媚外国,“丧心失体,已堪骇异”;其次,他认为最为荒谬的是,郭大臣竟然说西洋立国也有二千年,且政教修明,智力兼胜;第三,他认为郭嵩焘不能一味主战反和的主张,“岂止损国体而生敌心,直将隳忠臣匡济之谋,摧天下义愤之气”。等等。在罗列了一大堆罪状后,何金寿进而指出,郭嵩焘是在故意夸大恫吓,目的是为了“挟以震骇朝廷”,“摇惑天下人心”,灭自己的志气,长洋人的威风。因此请求朝廷立即下令,将《使西纪程》一书严行毁禁,“庶于世道人心尚堪补救”。

  以上议论和疏参,无疑形成了不利于郭嵩焘的一边倒的舆论。面对朝野的一片谩骂讨伐声,慈禧太后发布谕旨,严厉申斥郭嵩焘,并下令《使西纪程》毁版。《使西纪程》虽然毁版了,围绕《使西纪程》的斗争却没有结束。《使西纪程》毁版不到一年,郭嵩焘就被撤职。次年,郭嵩焘黯然回到长沙,在湘阴老家度过了余生。

 
(稿源:长沙晚报)
(作者:记者 甚之)
(编辑:饶丽)

原文在长沙晚报网( https://www.icswb.com/h/205/20161218/456254.html ),可能是因为郭嵩焘先生是湘阴人。

希望这样发布没有侵权。

豆瓣有网友评:“不甚唏嘘”

欢迎来Demo的小酒馆闲逛

Let Your Heart Hold Fast – Fort Atlantic

歌曲为老爸老妈浪漫史第八季第十二集Barney求婚时的画面在Ted处的插曲,歌曲很温暖,也很乐观 https://movie.douban.com/review/5721106/

认真的思考、输入和输出,我认为就是创造。
创造有不同的形式。
有的形式抓人眼球,像是奈良美智的Smoking Girl、庞宽在乐夏表演的艾瑞巴蒂老朱的锐利文字

– 1 –
我在管理学院读的商科,虽说想明白了不想投身高ROI的金融行业,但是确是实打实的跟着各位前辈在投资圈的门口往里瞅了一眼,对商业有认真的兴趣。
可是我一直不知道啥才是真正的商业该有的样子。

昨天错过和婧仪第十七个月的纪念日,我在准备Jardines的笔试。奥地利小帅哥给我的去年笔试的截图,我看着看着就丧失了一部分勇气(我的英语实在是太差了),头开始产生了一种奇妙的感觉,像是醉酒,像是缺氧。最终在ddl那一分钟交卷,被虐的体无完肤。
而 Jardine Matheson Limited,就是我到现在为止近距离接触过的,唯一一个可能和我理解的商业应有的样子相接近的东西。他们在一百余年的管培生招募中,相信有能力的人的长期价值(他们是这么说的,我猜有具体的KPI设置)。

这么说是因为绝大多数其他的东西——就像彭磊在费加罗专访里面讲的,其他乐队都没什么变化——追求的都是一个浮光掠影,做事情都是在追求事情的 side-effect。

许多人都在努力着——
把自己的才华变现
把自己的情怀变现
把自己的能力变成号召力
把自己的品牌变成更“高贵的”奢侈品
把自己的文字驾驭能力变成贩卖焦虑的工具
——婧仪说文字的驾驭能力真的是天分、非常羡慕,所以不需要的话可以捐给她

– 2 –
为什么费力的弄这个博客呢,主要有三方面原因:
1. 为了留下一点东西,让亿万年后(希望当下的宇宙还没消失)的他者可以知道曾经有过这样一个人,希望将我空虚生命中不空虚的那些无用留在生命之外; 2. 跑马圈地,就像今天同学在群里说“碧桂园希望现在招募一些应届毕业同学作为储备”;把一些了解、欣赏、认可的人的一些想法、笔触、创造和淡逼圈到我的“书”里面; 3. 互联网+都已经是N年前的词了,我的“书”,已经不用花很多钱印刷,很多时间编写,待到我都已经迟暮和有足够的经历才编纂了。
总结一句,就是想不要脸的“创造”点啥。
所以既然我都不要脸了,就得好好做,不然就不一致了。

可是,
人为什么要尽量一致呢?我还没办法完全阐释清楚,但是还是希望自己起码能做到一丢丢。
就像和女孩子一起走路尽量做到给女孩子开个门——女孩子需要帮助吗?不见得,但是性别是由区分的,男孩子的绅士风度我也没办法解释清楚——这并不是一种性别歧视,只是一种坚持。
能解释清楚的,是学术中的一致性,我的论文里面的实证结果,稳健、一致是起码的要求,这是一种学术规范,一种逻辑的潜在共识,9012年了,我们不能再相信飞天面条教了。

– 3 –
/*
前几日为了刺猬的现场,去听了一个音乐节,漫长的五个小时(还有仨小时听了宝藏乐队和没认真的刺猬)里,还是结交了几个可以聊天的人。

其中有Neo来自无锡,和我一样独自来听,他听草东。

说服了他晚上不要开车回家之后,各自开车回到南京市区,带他去了之前发现的日式whisky bar,酒吧里面还有secret bar,很是带劲儿。

席间聊到喜好阅读,虽然都不是原发性的习惯,但庆幸成长过程里没有互联网的喷薄,实在无聊了还可以读一本“没啥营养的”余秋雨。
*/
欢迎你来我的小酒馆, 一起来扯闲篇儿吧!
2019.09.10
于上海


王小样的自白

Ocean Eyes – Billie Eilish
1
读了经管,又学经济,又学管理,仿佛是新时代的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
可是你细想想,读大学没有分配工作之后,你学的东西越普世,选择的机会就越多,越会眼花缭乱。某一门课上有具体的案例讲解了消费者心理学。一个商店如果卖糖果只卖一种糖果和货柜上尽是琳琅满目的各种糖果都不是最佳的货品摆放方式。最好的方式只摆放三种糖果。这个时候购买的频率消费者进店到购买的转化率会最大。
我想只有三种选择的时候,人们会没那么懒,愿意花一些时间和精力去把三个选项依次排一个序吧。
选专业,找工作可能也有一样的心理过程。当你只有两个选项,两个offer在手。通过咨询朋友师长,通过列优劣分析表,人可以轻而易举的看清到底哪一个适合自己。
可是当你的分数够高,当你的offer够多,你会很轻易的被自己不客观的刻板印象先帮你筛选掉很多看起来不符合别人看法的选项。
2
怎么办呢?
唯有自己先厘清自己的内心。
理清自己想做什么,或许很简单。
有的人说我就想要钱,那就比较简单了,想要赚钱最好的路当然都在刑法里,其次好的路还是处在灰色地带。但如果你说我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我想大大方方的把钱赚了,那你也大可以去找最顶尖的公司,去做最顶级的打工仔。
可是厘清内心不一定能够得到最好的结果,因为你不一定有比较优势。
想清自己的竞争优势也比较简单,你学历够好,或者悟性够高,又或者你非常努力。可是你的竞争优势到底有多大程度上能够在某一个特定的环境里成为你的比较优势呢?
理清了内心,确定了目标,达成目标就只差方法论上的知识了。在此推荐Gary给我讲的SMART criteria[1]
大家总说人很懒,其实当你想做一件事情的时候,人仿似也没那么懒了。想要好好玩跑跑,多练练漂移,做一做弯道任务;想好好写论文,多读一读别人的论文列一列计划,每天告诉自己写不好论文就毕不了业,没脸见爹娘;想去Jardines,那就每天告诉自己去了Jardines,就能到一个所有人都比你牛逼又尊重你的环境奋发图强了。
想要和那些跟自己气场相合、价值观相合的人一起教学相长,唯有去到这种人最多的环境。
并不是说任一个环境里没有这种人,只是有些地方这种人比较多。
3
找到了这个方向自己便可以认同自己了。
以前找到坚持的方法也是获得认同。想被父母认同需要有好的成绩、想被同学认同需要有闪闪发亮的履历、想被同事前辈认同需要做事靠谱。可是做那些事情,自己心底里好像隐隐的并不认同。
有些人认同的是做的事情有意义。治病救人,匡扶正义,为民族崛起而读书、治病救不了中国人等等,不一而足的意义。
有些东西我也很想要,比如高中的时候觉得自己还是蛮想当老师的,又比如高考结束北医想要录取我,我也蛮想去当个医生的。
可是想要不代表做决定的时候会选择。老师是一个蛮清闲的工作,教书育人桃李天下,可是成长的过程之中你很难认识到真正的教育家,所以做老师是一个非常具象的,好似一眼看到头的选择。当医生的路就更好排除了,因为当时爸妈很意外的一致反对。
现在自己对自己的认同便显得轻松了许多。自己有了一定的价值判断,知道哪些事是自己想做的,哪些事是对自己有益的,哪些事是对自己有利的。
4
开设公众号的目的很简单,想写东西。
偶很敬佩的一个公众号作者By的一篇文章里,分析了读书的三种目标:第一种是获得娱乐,第二种叫获得知识,第三种是获得对世界的理解与理解力[2]
自少年起便喜欢读一些宋词、散文和杂文,读这些东西的过程,一则让自己仿佛身处在作者的情绪里便获得了娱乐;二则让自己努力去揣测作者的心情思路,便在一定程度上获得了理解。
自己写些东西做个记录,也希望未来的自己回过头来读自己的这些文字时,可以感受这些状态,重走长征路。
若是能在这过程之中,找到一些喜欢我文字的志同道合的朋友,那便是再好不过的意外收获了。
世界和平

2019.08.06
于康泉图书馆

[1] SMART criteria: SMART is a mnemonic/acronym, giving criteria to guide in the setting of objectives, for example in project management, employee-performance management and personal development. The letters S and M generally mean specific and measurable. Possibly the most common version has the remaining letters referring to achievable (or attainable), relevant, and time-bound. 来自 Wikipedia
SMART原则是目标管理中的一种方法。目标管理的任务是有效地进行成员的组织与目标的制定和控制以达到更好的工作绩效,由管理学大师彼得·杜拉克于1954年首先提出。SMART原则中的“S”、“M”、“A”、“R”、“T”五个字母分别对应了五个英文单词:Specific(明确)、Measurable(可衡量)、Achievable(可达成)、Relevant(相关)和Time-bound(有时限)。来自中文维基百科
[2] By公众号:朋友转发的文章得知的公众号,里面有很多有意思的知识和想法,公众号ID为「select-by」。文中「读书的目的」即来自于By的cool tools主题。

有空来玩,别让心太累

你才打算进入世界吗?

Comfortably Numb – Pink Floyd
被Demo约稿是在一次猝不及防的酒局上,他在自我祛魅的间歇随口提了一句。一个拥有脱口秀天赋且会撒娇的东北人,语言功力是制人于无形。我在反戴高帽的推搡之中竟冒着酒气浑然不觉地答应了,于是有了持续一个月的周末定时娇嗔式催稿。说事务缠身是扯淡,我俩也心照不宣,毕竟酒还是一顿不落。在开学前最后一日痛下决心落笔,也算是给这几顿酒一个交代。提笔忘言,到底,世界讲不了,道理讲不透,事实不能讲。还没有那么清晰的主张,也没有走在任何人前头,能姑且写写的只有自己,以及反思自己这件事儿。自我袒露是畅快的,只怕诸君读来索然无味,见谅。

前几日读苏珊·桑塔格的日记,极为拧巴。她在日记里反复质疑着写日记和洞察自身这件事儿,当她决定要“写出每个她脑子里出现的该死的东西”前,她在反思自我的当下写下“我恨我自我意识这么强烈”。可不久后,又坚定而不容左右地宣誓“有自我意识,把你自身当作一个他者”。这摇摆何等亲切,我也曾恨过。总有一个“我”时刻在审视自己,把自己对象化,与世界之间隔着另一个阴魂不散的我,拘谨而畏缩。情绪一旦肿胀,便用理性戳破,脑枯心瘦。
我曾对他者、对自己的感受和思考没来由地变得迟钝,当意识到这点,便也以神志清醒来冒险,好让它重焕生机。可和自己又贴近一点儿,眼泪和大脑就又隔开几粒灰尘,心里的眼镜蒙上层雾气,世界更模糊了。不知道自己的感觉是什么,就像不知道自己的样子,指望别人,或是镜子,或是文字,作为一种回声,告诉我。可我却不知道,那不过是一种被灌注的希望,是别人对我的希望,于是变成了我的希望。那时我选择记下这些向我涌来的声音,可这究竟是一种表达还是说明?某种意义上,我把自己交给了情绪,在情绪里耗尽自己。像是抓住秋雨后清醒而湿冷的一把土,用尽力气钻进土里攥起来,凉意沁进指甲缝,捂紧了,还是钻心的凉。
我始终有一偏见,之所以与真实的自己总是差之毫厘,无非是人终究是无法抵达真实的。得蜷紧了才能体贴到的,本就与自己隔着一层,从一开始,就时时防范着欲望的泄露,对世界感性直接的触碰也就被圈禁住了。我自幼的教育,便是封闭自己的身体,把自己裹得越严实越好。在襁褓之中被麻痹,以为那就是自我获取的安全感,是我与世界最安稳的相处方式。于是,我们束手束脚地用理性去建构世界,干燥、坚硬、光滑,像是镜面一般。
可人总有粘腻的时候,有体味,有毛发,有汗液,那才是人。不,这是不体面的,不干净的。所以,我只能在排斥自我的前提下,去寻找自我和真实。这就好像,我对自己的认知只是火光笼罩的我的影子,却要相信除我之外所有的影子都有一个主人,那些主人是真实,影子不过是虚幻罢了。那我是什么?
于是只能与一切保持疏离,在理性的目光里等待着世界。避开他者的凝视,收敛自我警觉,增长一种力量,增长一种寻找感。离了此地,只能被沸腾的死寂噎住,动弹不得。日记,或是独白,就像回声。从容地在另一个时空再现真实,将情绪跟肉汁一样封锁在其中,尝试实现一个完满的自还原。又更充盈,像是裹着另一个时空从很远的地方荡回来,包容了更多可能性。

这种通过自视完成自我的方式,是不希望自己在世界中不知所踪,这种深切的恐惧感克制而无助。在任何维度安身立命的前提,是先得用力活着。不是费劲,是郑重。这种存在方式就是可能性本身。观世界才能观自己,首先得进入世界,对死亡、苦恼、罪责、斗争和与之相对的一切,对黑暗,对光明,才会有更深切的体验。才能意识到,自己应该负起作为人的责任。而我现在才打算进入世界,确实是晚了许多。
氧气 – 郝蕾





2019.09.08
老朱


婧仪说
『好喜欢那句“观世界才能观自己”
感觉这篇文章我能读十遍
没变都会有新的感触』

年轻人,多想点

火车驶向云外,梦安魂于九霄 – 刺猬
前两天婧仪跟我讲,New Yorker 发了一篇文章[1],批判北美留学生日报。我刚开始还想不懂 New Yorker为什么要写,因为他是集时政评论、杂文和散文聚集的,在英语世界里我认为很一流的刊物。
我以为批判一个公众号这种事情过于小了。
读过之后才有感慨,书籍文字,本身就比声音、图片和视频的冲击力要来的小些。
里面有一个章节,讲『没有新闻,没有关系』,当时看文章大纲还并不理解这个章节的意义,读了两遍也才勉强懂了故事本身。
可是总有好(为)人(师)现身说法。像『亚马逊的大火烧了三个月』[2],我终于明白 New Yorker 所批判事情的紧迫性了。
2
恰饭[3]是很重要的,可是『为了赚钱而做的事情』和『好好做事情』是有区别的。一个良好的认知和一个蒸蒸日上的环境,我真的不希望永远都是劣币驱逐良币。
芙蓉姐姐04年就给我们展示了偶像的力量和反偶像的朋克精神[4]
好看的脸、可以捏造的同性cp、铺天盖地的广告、非常努力的表演、既做运动员又做裁判员的外卖平台和掌握了入口的搜索引擎,都在努力的做事, 好好赚钱。
好好做事,在我心中是静下心来想清楚要做的事情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要做,怎么做。
是为了做这个事而做的,这样才能把事情做成该做的样子。
可现实就是恰饭的比重,要比把事情做好的比重高到不知道哪里去了。
3
与某些鲜肉过生日时,粉丝买下各种屏幕的盛况对比鲜明的,是『乐队的夏天』在大众的视角里,还远未来。
这是个结构性问题。
和婧仪粗略地算了一下我们所知道的选秀节目,至少要小几十,并且按照每个卫视都有自己的综艺选秀的趋势来看,全网存在的综艺破百也不是什么问题。
然而当思考有哪些综艺觉得可以和『乐队的夏天』相提并论的时候,我们也不过能说出几个像『歌手』、『街舞』、『rap』和『奇葩说』等例子,算下来寥寥百分之个位数的比例。
这个结构性问题的解决之道,我认为仅存在于观众的审美,用脚投票。
就像我之前的一篇文章『流量电影』讲述的背景,需要有一个伟大的导演为网红们关闭流量电影的大门,而这种事情只会发生在观众已经被流量电影反复伤害,之后。[5]
4
『没有新闻,有关系』
我建议中国的一些媒体可以在海外版开设专栏,邀请一些温和的异议派来发声,用更多的数据、田野调查和前线报道让人们可以看到新闻。就不会被P2P和炒币割韭菜,就不会天天被境外危险势力煽动了。
在客观和多元的语境之内展开的讨论,才是我所认可的能够进步的框架。
在补追乐队的夏天时,脑中不断回响的是可文跟我讲的王尔德的话『衰老最悲哀的地方,就是仍然年轻』[6]
会不会等到我们想清楚什么是年轻的那一天,我们就不再年轻?
可是这一点都不可惜,如果当我想清楚什么是年轻的时候便不再年轻,那么我大可以告诉我的孩子——什么是摇滚
5
所以趁着还年轻,我还是想『多想,多说』
New Yorker 的文章说得很好,留学生日报是该被批评;同时国内网上对孙果宇(北留创始人)的批判也过于激动和愤怒。
就像子健说的『人世间悲喜烂剧 昼夜轮播不停』
可是啊
『一代人终将老去 可总有人正年轻』




2019.08.23
于上海


[1] The New Yorker: 《纽约客》(英语:The New Yorker),又名为《纽约人》,是一份内容涵盖美国新闻、社评、小说、文章、文学批评、讽刺作品、漫画及诗歌等纽约文化生活动向的杂志。《纽约客》的出版始于1925年,每周出版一次。现时每年出版47次,其中曾经有五次涉及跨两星期的出版。虽然其评论和活动通常关注纽约市的文化生活,但由于其高质量的写作团队和严谨的编辑作风,使《纽约客》拥有广泛的读者层面,并不乏国际读者的关注。《纽约客》现时由康得纳斯出版公司出版。 来自中文维基百科
[2]『亚马逊雨林火烧三个月,无人问津』系列公众号:朋友圈很多,随意搜索就有。 来自微信搜一搜
[3] 恰饭:有意为“要吃饭的嘛”,“恰”是四川方言中的“吃”。该词一般是为自己的行为找理由,带有”我也是迫于生计,无奈之下才会这么做的,请你理解一下“的意思。 来自小鸡词典 https://jikipedia.com/definition/927011854
[4] 芙蓉姐姐:史恒侠,网名芙蓉姐姐,中国陕西省武功县人,是2005年开始流行于网络的一名反偶像女性。她在网络上被称为芙蓉姐姐或frjj,在水木清华BBS及北大未名BBS使用ID:huobingker,笔名林可、猫猫宠。 来自中文维基百科
[5]『脱饭、流量电影和独立游戏的大杂烩:王小样Demo公众号的第七篇文章。 来自王小样 Demo公众号
[6] 王尔德 《A Woman of No Importance》:I never intend to grow old. The soul is born old but grows young. That is the comedy of life. And the body is born young and grows old. That is life’s tragedy. From 《A Woman of No Importance》

有空多想想,趁年轻累点

脱饭、流量电影和独立游戏的大杂烩

Bad Guy – Billie Eilish
世界上从来就不乏用力量说服别人的人,自然也有用脚投票的人。
可是有些东西,自然是不会被说服、不会被克制打压掉的;为了这些宝贵的东西有人宁愿用脚投票。

1
这些宝贵的东西——
有些人可能觉得是时间,我也这么觉得。我认为如果一个人能够让另个人人心甘情愿的花时间去跟他交流,听他抱怨,帮他想解决办法,做他情感的垃圾桶,那我想这个人应该是真的很喜欢他。
有些人觉得或许是金钱。正如流量电影、粉丝经济的现象,为了证明我比别的粉丝喜欢的更多,为了证明我在饭圈里是有地位的,所以我用钱投票。
有的人或许觉得是自己的意志。我想努力变得更好,证明自己的价值,所以我甘愿为五斗米折腰。这并不是意志低下的表现,因为卧薪尝胆远远要比隐居避世更加需要勇敢的心。
看人究竟喜欢什么,珍惜什么,不是看他究竟付出了什么,而是看他不愿意牺牲的那些东西,在什么情况下可以付出。
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殷夫先生曾经这样教导我们,我也一度坚定不移的相信。可是自由到底是什么呀?随心所欲从来不是自由。
从心所欲、不逾矩,或许才是自由的。

2
最近卷毛给我讲了一个道理,框架规矩永远都不标榜自己是正确的,因为框架和规矩都是人定的。这个“人”是一个群体而非单个的人。
就算你哥白尼再优秀,再科学,再理性,再符合逻辑,若你的框架并不被更有话语权的人所接受,它就不一定是个优秀的框架。
Danaher的DBS给我们分享了如果没有对标准的共识,工作进步很多时候都只在依靠运气[1]
什么是一个优秀的框架?自然也需要共识。
什么是可以出版的游戏?有的人说了算,有的人说了不算。说了算的人决定了这个框架,大家想要接受也好,不愿接受也罢,终究是难以改变的现实。
什么是好电影,哪些可以上映,哪些不能上映,有的人说了算,有的人说了不算。在哪些能够赚票房,哪些会亏钱,自然也是有的人说了算,有的人说了不算。任你3刷4刷的流量电影,最终只赚到了百万级粉丝人均两张电影票的钱,自然也是抵不过唱衰的人一分钱都没有付、但观影人次达到亿级的电影来的实惠。

3
读书甚少,还是要年少轻狂的评论,什么是世俗。
世俗大概就是对这种既有框架不抱有批判精神的单方面理解。
世俗多一些的人,对框架的接受就大一些,反思就少一些;世俗少一些的人,对框架的认可就少一些,努力纠正的它的意志就大一些,罢!


4
昨夜C给我讲,不能太相信人与人之间的联结,有些东西更需要靠自身的努力。对体制的顺从对规则的博弈能得来更大的利益。
道理自然都是好的道理

只是如果不相信
爱与正义
最宝贵的东西又是什么呢?




2019.08.23
于上海


[1]  From Danaher DBS key principles: “Without standard work, improvement is purely luck”. From Danaher Official Website

脱饭了来找我玩吧

Create a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