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逐,得到,然后呢?/斜杠青年生态圈/

玉置浩二 – 酒红色的心
斜杠青年”最早是由《纽约时报》的专栏作家麦瑞克·阿尔伯在他的的书籍《双重职业》中被提出来的,意指一些年轻人不满足于单一的工作身份,而通过多种途径开发出的多种职业身份。
这一概念一经提出后,受到的广大青年的热烈追捧,也被认为是社会发展的必然阶段。
那么,斜杠青年的出现和发展又是在一个怎样的生态圈中呢?

一、“斜杠青年”的前提条件

1. 价值观的改变:

  我们喜欢将青年人分为,80后、90后和00后,不同的时代造就了不同的一代人,当代青年人的价值观和老一辈无产阶级之间隔着一条巨大的鸿沟。

  首先,我们对“成功”的定义更加的多元化。房子、车子和票子不再是我们衡量成功的唯一标准。

  • “能够按照自己的内心过完自己的一生”是成功;
  • “能够为这个社会带来一点点正向的改变”是成功;
  • “能够帮助贫困儿童走出大山”是成功;
  • “能够生活顺利,家庭和睦”是成功。

  另外,我们更加在意的不是终点,不是生命的长度,而是沿途的风景,是生命的广度;我们更加重视的不是自己的养老金,而是我衰老之前,丧失自理能力之前,我可以做一些什么。

  我们追求的是生活的体验,是时间的意义。

  总是听老人讲“计划”,因为他们是从计划经济里走过来的;而我们讲的更多的是“时间管理”,因为我们的时间很有价值。

  “计划”与“时间管理”之间的距离,就是“未来”和“当下”的距离。

  是要活在对未来的恐惧中?还是要活在对当下的掌控中?

2. 可行性的改变:

  时势造英雄,群体的改变离不开社会的进步。

  随着社会的发展,我们从工业革命当中解脱出来,特别是进入了互联网时代后,利润的天平更加向“人才”倾斜。

  在这场资本和人才的博弈当中,人才逐渐占据了上风,于是主动权和利润也随之而来。

  于是,青年人更加在意的是对自己的投资,而不是对领导的投资。

  这是中国制度改革史上的巨大进步,虽然改革的不彻底,但也的确缓慢的发生着。

  随着经济组织形式的改变,青年人充分发挥着自己的主观能动性,通过自驱动在创造性行业当中风生水起,也是响应了国家鼓励创造性思维培养的号召。

  我们的社会在高速发展,完成了基础建设阶段,于是进入了一个更加包容,更加鼓励思想解放的时代,当然中国有着特色社会主义的历史原因,所以难以达到像意大利文艺复兴时代的思想浪潮,但与本国自身相比较,的确更加开放,更加包容,更加具有创造力。

  这是斜杠青年能够出现并发展的外界条件。

二、“斜杠青年”的深层原因

1. 我们每天都在接受者各种各样的信息轰炸,这是互联网时代的优势,但同时,也加速了不确定性事件的发生。

  于是,我们在不确定性中长大。

  从小面临着各种各样的选择,我们进入了一种概率性的生活博弈。

  选择需要知识的积累和认知的提升,这也是自驱力的一个来源。

  于是,我们喜欢探索知识,从知识中获取乐趣。

  利用便捷的互联网和包容的社会环境,开发出多种职业身份,也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但是当知识被标准化后,这个获取的过程就会变得痛苦。

  我们不是讨厌工作,而是讨厌上班,讨厌被安排的生活。

2. 这就涉及到了第二个原因,就是青年人对自由的追求。

  曾经的90后被认为是“垮掉的一代”,认为90后不懂合作、不积极进取。

  其实,只是我们进取的思路不一样了而已。

  很多人愿意放弃成为一个行业的高精尖的原因在于,传统行业发展的几十年,前面有太多的人在排队,已然做了古的依然在行业内占有一席之位,他的影响力或者说是势力依然掌控着这个行业,正值中年的一群人还在当中排着队,确实很难让青年发挥自己的主观能动性。

  与其排队浪费生命,不如开发自己的特长,打造自己的独特价值。

  这里还需要提到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财务自由”。

  在多层次的社会当中,财务自由也是有分级的。

  其分级的主要依据不是菜场、商场和旅行。

  而是你自己满足的那个点。

  当财务情况满足了自己内心的需求的时候,就可以实现“财务自由”。

  在此基础之上,斜杠青年更在意的是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这些事情也就变成了斜杠后面的内容。

  进而可以进入一个正向循环,通过斜杠身份,提升自己的满意度和幸福度。

三、“斜杠青年”的内在逻辑

1. 斜杠青年的第一个底层逻辑就是掌控感。

  亚里士多德曾经有过这样的教诲:一个人的幸福就在于他可以自由的运用自己最擅长的各种技能。

为什么人们要追求自由

  克里希那穆提说,自由不在对束缚的挣脱中,而在对行为的理解中。

  理解了才能够掌控,处在失控环境中的人是非常痛苦的。

  任何一件随机事件都会让他紧绷的神经断掉。

  掌控感可以提高一个人的幸福度。

  所以请去做自己能做到的事,而不是自己想做的事。

  这也是理想和欲望之间的差别。

  理想是在结合当下现实环境和自身价值观取向之后认为可以做的事情。

  而欲望是人性,是一种存在于脑海中的黑洞,深不见底。

2. 斜杠青年的第二个底层逻辑是原则。

  观察很多斜杠青年的职业后你会发现

  这些职业可能有着不同的表现形式,但是他们有着同一套原则体系,甚至根本就是同一种能力。

  只是借用了不同的工具和媒介,而展现出不同的表现形式。

  比如一个观察力很强的人,可以做演员,导演,作家,企业家,艺术家等等。

  达利欧用他的原则构建了他的商业帝国,也利用他的原则度过了美满的家庭生活。

  每个人的原则可能不同,这是人之为人,其价值观的体现。

  但每一个原则都可以在一个人的身上以多种形式表现出来。

  我们的社会本身就是一个高度融合,错综复杂的网络。

  网络上的每一个点都与其他个点有着或远或近的联系。

  但是底层的原则可以决定每一个点连接的方向。

四、“斜杠青年”的哲学意义

  斜杠青年身上最重要的一个特点,就是放弃的勇气。

  如果说“选择”需要的是知识的积累和见识的提升。

  那么,“放弃”需要的则是勇气和智慧。

  叔本华说:一个被赋予智慧特权的人,都有两种生活,一种是个人的生活,一种是智者的生活;而后者会逐渐被当做真正的生活,前者只是实现后者的一种途径。

  很多人一辈子都在过着第一种生活,当你问他你的梦想是什么的时候,他也会有期待,也会想要去探索这个世界的真善美,去享受艺术带给人们思想上和心灵上的愉悦,去体会发自内心的平和、喜悦和快乐。

  但是他之所以还被焦虑和痛苦围绕,是因为他放不下,放不下自己按照外界评价体系辛苦几十年得来的荣誉、头衔和人设。

  他们总是试图在自身以外的事物上寻求快乐,而从未想过通过这种方式升华进入另外一种生活。

  斜杠青年的哲学意义就在于,他们能够摆脱外在的评价体系,放弃和拒绝一种单一的生活方式,追求不同的生活体验。

  在自己原则的指引下,选择具有掌控感的事情,充分发挥自己的主观能动性,获得来自自身的愉悦,拓宽生活的宽度,提升生活幸福度。

这个是Ava的学姐写的公众号:FRCO
一名医生
让我知道世界会变好了

看不见方向的人生

没有理想的人不开心 – 新裤子
– 你有梦想吗? – 当然。 – 你的梦想是什么呢? – ……我不想说。 – 那,你将来打算做什么呢? – 我,我不知道。但是我现在的工作很好。

你,26岁,有一点小才华,小聪明,做着一份自己有点小得意的工作。
你有这种时刻吗?
和朋友交谈的时候时不时的放空;下意识地回避掉有关成功、规划的信息;听到有人对理想侃侃而谈时会不自在地皱起眉头;有人问起你对未来的打算,你也只能含含糊糊地吐出类似工作、结婚、进修这样的字眼;好不容易树立了一个目标,晚上打开书却只是玩了两个小时的手机;在朋友圈里按时学英语打卡,好像在做了不得的努力;周末做好了计划,最后只是把时间消磨在一集一集的综艺里。偶尔放下手机安静下来的深夜,也会想要过充实的生活, 有一些模糊的想法在脑海里打转,想细细探究,却又没来由的心慌,赶快自欺欺人地闭上眼睛快点睡觉。
你在害怕什么?
曾经也被称赞过。你可能是数学老师的宝贝,作文总是被当作范文传阅,运动会上一个人能拉高全班的得分,校园歌手比赛的台下有一群人在为你挥舞荧光棒。但是现在,看看你自己。意气消沉,浑浑噩噩。是什么在推动着你?梦想吗?当然不是,只是惯性。多年的应试教育把你打磨成符合社会常规的模样,你以为世俗的成功唾手可得,还应该追求更多。事实上一份普通的工作就已经令你透支,莫名奇妙地,这份对你来说只是人生路上一块踏板的工作似乎已成为你唯一实现个人价值的途径。报表、KPI、数据就是你能输出的所有。那些曾经令你闪光和特别的东西,并没有为你在社会中留出独特的位置,你,就是随时可以被下一个人取代的你。
你失去了什么?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你已经成为了一位现实主义者,别人和你谈梦想,谈人生,你在心里暗暗地冷笑,觉得对方不是幼稚,就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家里有四套房的人有什么资格和你谈生活,他们过的是没有后顾之忧的人生,那你的人生真的充满重重顾虑吗?当你被逼迫着审视自己的人生时,你只敢垂着眼睛,嘴里乱七八糟地说着什么“与自己和解”,好像掌握了人间真理,从此有了混日子的底气。心里不能更清楚,你已经完全、彻底地迷失了,以致于每次尝试,都像是在无边的海面上打转。
这就是我们的,看不见方向的人生。

你以为接下来要讲怎么找到人生方向吗?如果你真的想在一个没什么人看的公众号寻找人生指导,那你的人生真的 是totally f**ked。
好吧,感觉最后还是要说一段无聊的众所周知的大道理做结尾。
你想说你是有梦想的,一个被你小心翼翼地藏起来,从来不敢说出口,好像开口就会令他消失的梦想。正视现实吧,朋友们,这是扯淡。说不出口是因为并不存在。请停止一切对捷径和幸运的想象,做那件你一直不敢做的事情,努力。努力去做那件你麻木人生中会让你兴奋的事。只要你不是996的生活,或者,哪怕你过得就是996的生活,你依然有时间,有权利坚持做令你愉悦和充实的事情。当然,如果你热爱自己的生活和工作,当我什么都没说。
无论如何,希望大家都能拥有简单快乐的人生。
2019.09
From 还在挣扎的Bing


Bing另一篇日记的话送给大家
希望人们的幸福永垂不朽
众生的痛苦终有尽头

年轻人,别想太多

声之响往 – 刺猬
 
我作为一个周一晚上刚下飞机才到酒店checkin的苦逼搬砖狗,被他逼的大半夜在酒店里给他写稿。讲实话,他一直让我给他写篇稿,我一直都不想写,因为我和他的对话是这样的
-我:        你公众号有什么主题吗
-Demo:   没有
-我:        那你有什么建议我写的吗
-Demo:   你想写啥写啥,随便写
-我:        那你的读者有啥特征吗
-Demo:   跟我差不多的人吧
-我:        ……
 

- 1 -

一方面,我是一个逻辑思维能力很强的人,习惯去分析和解决问题,但并没有那么强的表达欲,上一次写这种无的放矢的杂文大概还要追溯到高中准备高考作文的时候。另一方面,人老了之后就会开始习惯去解决问题,而不是发现问题。学会去用更多视角来包容这个世界,不再纠结于框架、规则一类的名词。年轻时所纠结的问题都不再是问题,自由、意义、存在变成了责任、家庭,自然就很难再沉下心去思考玄学问题。
 

- 2 -

年纪越大越活的透彻,开始觉得当年思考的那些存在的意义都是矫揉造作,世间万事万物自有其道,个人之于世界与蝼蚁无异,向外求索往往苦苦不可得,向内则完全自证于心。一个人只需要在20到25岁之间形成自己逻辑自洽的思维方式和价值观,之后随着阅历和经历的增加自然优化即可。这个世界没有那么好,也没有那么糟,没有那么自由,但也没有那么强权。法律底线之上,一个人有足够的自由和权力去选择自己的人生轨迹,无非是要承担相应的后果罢了,但同时他人也有他人的自由,彼此互不干涉即可,没有谁高谁一等。一点都不复杂,本质是个多方博弈模型,特别理性的一件事。你觉得人生苦闷,觉得世界灰暗,觉得世俗不可耐,觉得夏虫不可语冰,本质只是你自己不够强,又想过的自在如意,又不愿意放弃世俗的物质享受与社会认可。就好比最近的一篇爆款文论穿衣自由,其实国内女性早就有足够的穿衣自由了,只不过部分人又要自己有穿衣的自由,还要禁止他人(在不进行诽谤、人身攻击和荡妇羞辱的前提下)与自己意见相悖的评论,本质就是既要当xx,又要立xx
 

- 3 -

 
写这些并不是想说人不应该独立思考,不能有自己的理想和坚持,只是想说,生命有限,时间不会再重来,少思考一些主义,多做一些实事。世界并不会按照你想的方式运行,终归只会按照强者意志和社会发展规律来运行。
 

- 4 -

果然我终归还是不适合写这种公众号…只是希望大家都能简单、开心、目标明确的过好这一生。我真的觉得大多数人的智商不足够思考特别复杂的问题,好好活着,对得起自己的父母、伴侣、孩子就行了,别把自己过的太累
『珍惜眼前人』
我觉得我这才算是自由而无用吧
 
 






感谢子川赠字
珍惜眼前人吧
不然会后悔的

做一个螳臂当车的愚蠢中年

言之至命 – 下垂的蜗牛(刘在石,李笛)
一个好朋友开公众号了,我很高兴,因为现在的微信公众号实在是太滥了。
 
不信你点开“看一看”,瞧瞧的你的朋友们都在读些什么:《刚刚,驻港部队,官宣!》,《拿全额奖学金留学欧美的打工子弟》,《怎样用投资的逻辑来填报志愿》……有的是新闻,有的是广告,有的则让你分不清楚是新闻还是广告,或者更可怕——既是新闻又是广告。

……唯独没有故事。

瓦尔特本雅明差不多在一百年前就预言了storytelling的消亡。时至今日,甚至连“世风日下”的感慨也落伍了。是的,不止读故事的人不在了,“人需要读一点故事”的精神也没了。哪有什么世风日下?他们说了,整体形势稳中向好,前途无限。
好在这只是读者的单方面“背约”,storytelling神圣联盟的乙方——作者——从来不曾断绝。总有人想写,总有人会写,总有人忍不住。

当代非著名观察家和键盘侠宁君曾总结出一本《当代定理大全》,其中关于微信的第一定律是:当代你国的每个知识分子都曾在某个瞬间想要开个公众号,并最终会开,而且在漫长的更新过程中要么被封要么注销或遗弃。
呆毛(demo)可能还不知道,他即将会成为这个定律的第一个例子……虽然他的公众号,可能是我认为整个微信宇宙中最有价值的那一类。具体会是什么呢?我问过他,当时他沉默了一阵子,最后蹦出一句“想写啥写啥,不想写就不写”。我乐了,赞一句,牛逼,然后不动声色点了关注。

我最喜欢他的态度,想写啥就写啥,不想写就不写。这句话分为两层,一是写,二是不写,要想明白这个原则的闪光之处,咱们得反过来看,你想写点啥,你能写吗?你敢写吗?有胆子写真话吗?写了真话有胆子发吗?你不想写点啥,你能不写吗?你敢不写吗?写了有胆子不改吗?
我也喜欢他的内容。呆毛复旦商科硕生,又正在码论文,却没有像某些恶臭学霸那样在微信朋友圈大谈投资策略、面试规律和经济形势,又或不停地显摆自己读了什么书、每学期绩点是多少、某年某日某个无月的夜晚在上海某路吃了一家网红甜品……
 
(说到这,我也打算戒了掉书袋的毛病,比如每篇文章引用名人名言不超过三位,除了已经出现的本雅明和宁君,还有一个名额,暂定为一句古诗)
 
他现在更新的呆三篇,一篇游记,一篇(疑似)影评,一篇个人感悟,都是极好的。不是说我不喜欢时政评论和消费广告,但觉得微信公众号该像一座孤岛,不需要连成片,或者结成整齐划一的方阵。这世界上观点已经太多了,而故事总是太少。不信你看本文第一自然段,我说得是“滥”不是“烂”,微信公众号里能找到最高水平的文字,但它的问题是垃圾太多,珠玉不显。
所以当然要支持呆毛做这样的尝试,虽然我觉得这八成是因为他尚属待业,精力甚多,等他工作了……嗯,宁君的微信第二定律:任何一个知识分子参与工作后,就会在微信上丧失自我表达。(希望他是一个反例)

总体而言,他是一个乐观并对生活温柔注目的人,我是一个悲观且对生活操你麻痹的人。我们的相同点,应该是对这个世界都有所期待,对腾讯帝国恨的牙痒而又暗戳戳开了个公主号。嗯,以文会友。今日之后,微信宇宙里又多了一个值得关注的家伙,他写的东西也许没干货,但保证真情实意,最重要的,想写啥就写,不写就不写。从比例上,他降低了一点微信里面的垃圾毒性比率,把一件有害垃圾置换成了湿垃圾。
即使鹅厂的伟大战车不可阻挡,我们仍然希望做一个螳臂挥舞的愚蠢中年,上蹿下跳,张牙舞爪。

化用一句杜甫舔李白的诗来结尾吧:
『凉风起天末,君子岁无多。』



宁君


编者注:文章开篇歌曲为无限挑战《西海岸高速公路歌谣祭》(2011年7月7日)中李笛与刘在石组成组合“下垂的蜗牛”,并创作的歌曲《言之命至》来自中文维基百科

PS:文章被撤了一次,举报理由是“涉嫌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申诉结果刚刚回复给我,说“此文章确实存在违法行为”,还是挺怕的,希望举报的朋友可以后台戳我一下,给我讲讲,提升一下我公号和个人的觉悟素质;

此文被撤后我也找了觉悟高一些的编辑重新给了审稿意见,不知这次读者们意下如何?



举报之前跟我沟通一下,我可以改

Create a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