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个螳臂当车的愚蠢中年

言之至命 – 下垂的蜗牛(刘在石,李笛)
一个好朋友开公众号了,我很高兴,因为现在的微信公众号实在是太滥了。
 
不信你点开“看一看”,瞧瞧的你的朋友们都在读些什么:《刚刚,驻港部队,官宣!》,《拿全额奖学金留学欧美的打工子弟》,《怎样用投资的逻辑来填报志愿》……有的是新闻,有的是广告,有的则让你分不清楚是新闻还是广告,或者更可怕——既是新闻又是广告。

……唯独没有故事。

瓦尔特本雅明差不多在一百年前就预言了storytelling的消亡。时至今日,甚至连“世风日下”的感慨也落伍了。是的,不止读故事的人不在了,“人需要读一点故事”的精神也没了。哪有什么世风日下?他们说了,整体形势稳中向好,前途无限。
好在这只是读者的单方面“背约”,storytelling神圣联盟的乙方——作者——从来不曾断绝。总有人想写,总有人会写,总有人忍不住。

当代非著名观察家和键盘侠宁君曾总结出一本《当代定理大全》,其中关于微信的第一定律是:当代你国的每个知识分子都曾在某个瞬间想要开个公众号,并最终会开,而且在漫长的更新过程中要么被封要么注销或遗弃。
呆毛(demo)可能还不知道,他即将会成为这个定律的第一个例子……虽然他的公众号,可能是我认为整个微信宇宙中最有价值的那一类。具体会是什么呢?我问过他,当时他沉默了一阵子,最后蹦出一句“想写啥写啥,不想写就不写”。我乐了,赞一句,牛逼,然后不动声色点了关注。

我最喜欢他的态度,想写啥就写啥,不想写就不写。这句话分为两层,一是写,二是不写,要想明白这个原则的闪光之处,咱们得反过来看,你想写点啥,你能写吗?你敢写吗?有胆子写真话吗?写了真话有胆子发吗?你不想写点啥,你能不写吗?你敢不写吗?写了有胆子不改吗?
我也喜欢他的内容。呆毛复旦商科硕生,又正在码论文,却没有像某些恶臭学霸那样在微信朋友圈大谈投资策略、面试规律和经济形势,又或不停地显摆自己读了什么书、每学期绩点是多少、某年某日某个无月的夜晚在上海某路吃了一家网红甜品……
 
(说到这,我也打算戒了掉书袋的毛病,比如每篇文章引用名人名言不超过三位,除了已经出现的本雅明和宁君,还有一个名额,暂定为一句古诗)
 
他现在更新的呆三篇,一篇游记,一篇(疑似)影评,一篇个人感悟,都是极好的。不是说我不喜欢时政评论和消费广告,但觉得微信公众号该像一座孤岛,不需要连成片,或者结成整齐划一的方阵。这世界上观点已经太多了,而故事总是太少。不信你看本文第一自然段,我说得是“滥”不是“烂”,微信公众号里能找到最高水平的文字,但它的问题是垃圾太多,珠玉不显。
所以当然要支持呆毛做这样的尝试,虽然我觉得这八成是因为他尚属待业,精力甚多,等他工作了……嗯,宁君的微信第二定律:任何一个知识分子参与工作后,就会在微信上丧失自我表达。(希望他是一个反例)

总体而言,他是一个乐观并对生活温柔注目的人,我是一个悲观且对生活操你麻痹的人。我们的相同点,应该是对这个世界都有所期待,对腾讯帝国恨的牙痒而又暗戳戳开了个公主号。嗯,以文会友。今日之后,微信宇宙里又多了一个值得关注的家伙,他写的东西也许没干货,但保证真情实意,最重要的,想写啥就写,不写就不写。从比例上,他降低了一点微信里面的垃圾毒性比率,把一件有害垃圾置换成了湿垃圾。
即使鹅厂的伟大战车不可阻挡,我们仍然希望做一个螳臂挥舞的愚蠢中年,上蹿下跳,张牙舞爪。

化用一句杜甫舔李白的诗来结尾吧:
『凉风起天末,君子岁无多。』



宁君


编者注:文章开篇歌曲为无限挑战《西海岸高速公路歌谣祭》(2011年7月7日)中李笛与刘在石组成组合“下垂的蜗牛”,并创作的歌曲《言之命至》来自中文维基百科

PS:文章被撤了一次,举报理由是“涉嫌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申诉结果刚刚回复给我,说“此文章确实存在违法行为”,还是挺怕的,希望举报的朋友可以后台戳我一下,给我讲讲,提升一下我公号和个人的觉悟素质;

此文被撤后我也找了觉悟高一些的编辑重新给了审稿意见,不知这次读者们意下如何?



举报之前跟我沟通一下,我可以改

Create a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