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小样的自白

Ocean Eyes – Billie Eilish
1
读了经管,又学经济,又学管理,仿佛是新时代的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
可是你细想想,读大学没有分配工作之后,你学的东西越普世,选择的机会就越多,越会眼花缭乱。某一门课上有具体的案例讲解了消费者心理学。一个商店如果卖糖果只卖一种糖果和货柜上尽是琳琅满目的各种糖果都不是最佳的货品摆放方式。最好的方式只摆放三种糖果。这个时候购买的频率消费者进店到购买的转化率会最大。
我想只有三种选择的时候,人们会没那么懒,愿意花一些时间和精力去把三个选项依次排一个序吧。
选专业,找工作可能也有一样的心理过程。当你只有两个选项,两个offer在手。通过咨询朋友师长,通过列优劣分析表,人可以轻而易举的看清到底哪一个适合自己。
可是当你的分数够高,当你的offer够多,你会很轻易的被自己不客观的刻板印象先帮你筛选掉很多看起来不符合别人看法的选项。
2
怎么办呢?
唯有自己先厘清自己的内心。
理清自己想做什么,或许很简单。
有的人说我就想要钱,那就比较简单了,想要赚钱最好的路当然都在刑法里,其次好的路还是处在灰色地带。但如果你说我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我想大大方方的把钱赚了,那你也大可以去找最顶尖的公司,去做最顶级的打工仔。
可是厘清内心不一定能够得到最好的结果,因为你不一定有比较优势。
想清自己的竞争优势也比较简单,你学历够好,或者悟性够高,又或者你非常努力。可是你的竞争优势到底有多大程度上能够在某一个特定的环境里成为你的比较优势呢?
理清了内心,确定了目标,达成目标就只差方法论上的知识了。在此推荐Gary给我讲的SMART criteria[1]
大家总说人很懒,其实当你想做一件事情的时候,人仿似也没那么懒了。想要好好玩跑跑,多练练漂移,做一做弯道任务;想好好写论文,多读一读别人的论文列一列计划,每天告诉自己写不好论文就毕不了业,没脸见爹娘;想去Jardines,那就每天告诉自己去了Jardines,就能到一个所有人都比你牛逼又尊重你的环境奋发图强了。
想要和那些跟自己气场相合、价值观相合的人一起教学相长,唯有去到这种人最多的环境。
并不是说任一个环境里没有这种人,只是有些地方这种人比较多。
3
找到了这个方向自己便可以认同自己了。
以前找到坚持的方法也是获得认同。想被父母认同需要有好的成绩、想被同学认同需要有闪闪发亮的履历、想被同事前辈认同需要做事靠谱。可是做那些事情,自己心底里好像隐隐的并不认同。
有些人认同的是做的事情有意义。治病救人,匡扶正义,为民族崛起而读书、治病救不了中国人等等,不一而足的意义。
有些东西我也很想要,比如高中的时候觉得自己还是蛮想当老师的,又比如高考结束北医想要录取我,我也蛮想去当个医生的。
可是想要不代表做决定的时候会选择。老师是一个蛮清闲的工作,教书育人桃李天下,可是成长的过程之中你很难认识到真正的教育家,所以做老师是一个非常具象的,好似一眼看到头的选择。当医生的路就更好排除了,因为当时爸妈很意外的一致反对。
现在自己对自己的认同便显得轻松了许多。自己有了一定的价值判断,知道哪些事是自己想做的,哪些事是对自己有益的,哪些事是对自己有利的。
4
开设公众号的目的很简单,想写东西。
偶很敬佩的一个公众号作者By的一篇文章里,分析了读书的三种目标:第一种是获得娱乐,第二种叫获得知识,第三种是获得对世界的理解与理解力[2]
自少年起便喜欢读一些宋词、散文和杂文,读这些东西的过程,一则让自己仿佛身处在作者的情绪里便获得了娱乐;二则让自己努力去揣测作者的心情思路,便在一定程度上获得了理解。
自己写些东西做个记录,也希望未来的自己回过头来读自己的这些文字时,可以感受这些状态,重走长征路。
若是能在这过程之中,找到一些喜欢我文字的志同道合的朋友,那便是再好不过的意外收获了。
世界和平

2019.08.06
于康泉图书馆

[1] SMART criteria: SMART is a mnemonic/acronym, giving criteria to guide in the setting of objectives, for example in project management, employee-performance management and personal development. The letters S and M generally mean specific and measurable. Possibly the most common version has the remaining letters referring to achievable (or attainable), relevant, and time-bound. 来自 Wikipedia
SMART原则是目标管理中的一种方法。目标管理的任务是有效地进行成员的组织与目标的制定和控制以达到更好的工作绩效,由管理学大师彼得·杜拉克于1954年首先提出。SMART原则中的“S”、“M”、“A”、“R”、“T”五个字母分别对应了五个英文单词:Specific(明确)、Measurable(可衡量)、Achievable(可达成)、Relevant(相关)和Time-bound(有时限)。来自中文维基百科
[2] By公众号:朋友转发的文章得知的公众号,里面有很多有意思的知识和想法,公众号ID为「select-by」。文中「读书的目的」即来自于By的cool tools主题。

有空来玩,别让心太累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Create a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Up ↑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