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人,多想点

火车驶向云外,梦安魂于九霄 – 刺猬
前两天婧仪跟我讲,New Yorker 发了一篇文章[1],批判北美留学生日报。我刚开始还想不懂 New Yorker为什么要写,因为他是集时政评论、杂文和散文聚集的,在英语世界里我认为很一流的刊物。
我以为批判一个公众号这种事情过于小了。
读过之后才有感慨,书籍文字,本身就比声音、图片和视频的冲击力要来的小些。
里面有一个章节,讲『没有新闻,没有关系』,当时看文章大纲还并不理解这个章节的意义,读了两遍也才勉强懂了故事本身。
可是总有好(为)人(师)现身说法。像『亚马逊的大火烧了三个月』[2],我终于明白 New Yorker 所批判事情的紧迫性了。
2
恰饭[3]是很重要的,可是『为了赚钱而做的事情』和『好好做事情』是有区别的。一个良好的认知和一个蒸蒸日上的环境,我真的不希望永远都是劣币驱逐良币。
芙蓉姐姐04年就给我们展示了偶像的力量和反偶像的朋克精神[4]
好看的脸、可以捏造的同性cp、铺天盖地的广告、非常努力的表演、既做运动员又做裁判员的外卖平台和掌握了入口的搜索引擎,都在努力的做事, 好好赚钱。
好好做事,在我心中是静下心来想清楚要做的事情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要做,怎么做。
是为了做这个事而做的,这样才能把事情做成该做的样子。
可现实就是恰饭的比重,要比把事情做好的比重高到不知道哪里去了。
3
与某些鲜肉过生日时,粉丝买下各种屏幕的盛况对比鲜明的,是『乐队的夏天』在大众的视角里,还远未来。
这是个结构性问题。
和婧仪粗略地算了一下我们所知道的选秀节目,至少要小几十,并且按照每个卫视都有自己的综艺选秀的趋势来看,全网存在的综艺破百也不是什么问题。
然而当思考有哪些综艺觉得可以和『乐队的夏天』相提并论的时候,我们也不过能说出几个像『歌手』、『街舞』、『rap』和『奇葩说』等例子,算下来寥寥百分之个位数的比例。
这个结构性问题的解决之道,我认为仅存在于观众的审美,用脚投票。
就像我之前的一篇文章『流量电影』讲述的背景,需要有一个伟大的导演为网红们关闭流量电影的大门,而这种事情只会发生在观众已经被流量电影反复伤害,之后。[5]
4
『没有新闻,有关系』
我建议中国的一些媒体可以在海外版开设专栏,邀请一些温和的异议派来发声,用更多的数据、田野调查和前线报道让人们可以看到新闻。就不会被P2P和炒币割韭菜,就不会天天被境外危险势力煽动了。
在客观和多元的语境之内展开的讨论,才是我所认可的能够进步的框架。
在补追乐队的夏天时,脑中不断回响的是可文跟我讲的王尔德的话『衰老最悲哀的地方,就是仍然年轻』[6]
会不会等到我们想清楚什么是年轻的那一天,我们就不再年轻?
可是这一点都不可惜,如果当我想清楚什么是年轻的时候便不再年轻,那么我大可以告诉我的孩子——什么是摇滚
5
所以趁着还年轻,我还是想『多想,多说』
New Yorker 的文章说得很好,留学生日报是该被批评;同时国内网上对孙果宇(北留创始人)的批判也过于激动和愤怒。
就像子健说的『人世间悲喜烂剧 昼夜轮播不停』
可是啊
『一代人终将老去 可总有人正年轻』




2019.08.23
于上海


[1] The New Yorker: 《纽约客》(英语:The New Yorker),又名为《纽约人》,是一份内容涵盖美国新闻、社评、小说、文章、文学批评、讽刺作品、漫画及诗歌等纽约文化生活动向的杂志。《纽约客》的出版始于1925年,每周出版一次。现时每年出版47次,其中曾经有五次涉及跨两星期的出版。虽然其评论和活动通常关注纽约市的文化生活,但由于其高质量的写作团队和严谨的编辑作风,使《纽约客》拥有广泛的读者层面,并不乏国际读者的关注。《纽约客》现时由康得纳斯出版公司出版。 来自中文维基百科
[2]『亚马逊雨林火烧三个月,无人问津』系列公众号:朋友圈很多,随意搜索就有。 来自微信搜一搜
[3] 恰饭:有意为“要吃饭的嘛”,“恰”是四川方言中的“吃”。该词一般是为自己的行为找理由,带有”我也是迫于生计,无奈之下才会这么做的,请你理解一下“的意思。 来自小鸡词典 https://jikipedia.com/definition/927011854
[4] 芙蓉姐姐:史恒侠,网名芙蓉姐姐,中国陕西省武功县人,是2005年开始流行于网络的一名反偶像女性。她在网络上被称为芙蓉姐姐或frjj,在水木清华BBS及北大未名BBS使用ID:huobingker,笔名林可、猫猫宠。 来自中文维基百科
[5]『脱饭、流量电影和独立游戏的大杂烩:王小样Demo公众号的第七篇文章。 来自王小样 Demo公众号
[6] 王尔德 《A Woman of No Importance》:I never intend to grow old. The soul is born old but grows young. That is the comedy of life. And the body is born young and grows old. That is life’s tragedy. From 《A Woman of No Importance》

有空多想想,趁年轻累点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Create a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Up ↑

%d bloggers like this: